喵兔

【雷安】凹凸学院

这是写给一个把自己折腾生病的蠢鸽子的安慰文。


也后续会有别的cp出现。
























凹凸学院。

 

是有着多方资助以及国家支持,集合着幼,小,初,高,大学,研究院为一体的学校。

 

聚集如此优异资源自然是被人们仰望的,多样化的学习,在这里,你几乎可以学到你想学的任何东西。

 

但是,

 

前提是你能找到。

 

这里有着严格的排名分位,不过,只要你有能力,你也能反抗“上面的人。”

 

学院允许学生“自由”建立团体,只要你有能力领导他们。

 

这样“自由”的学院,自然会有些混乱,这些就由学生会分属的风纪委员们来处理。

 

穿戴整齐的学院制服,跟周围学生们稍微不同的是,盾牌样式的,上面刻着双剑的银色臂章。

 

向朝自己问候学生们,优雅绅士般的回礼,嘴角带着一抹微笑,在太阳的照射下,就像大天使一样。

 

“哟,早上好啊,蠢骑士。”

 

一声轻佻的声音让这位大天使的嘴角立马下拉,转头看去。

 

“雷狮。”

 

校服外面套着一件松松垮垮的卫衣,头上戴着一条头带,黑发间露出发带上面印着的五角星。

嘴角带着桀骜不驯的笑容,紫色的眼眸如同瞄准猎物般的猎豹一样,盯着眼前的人。

 

缓步走向眼前人,突然伸手拽住对方的领带,拉向自己,在对方耳边低语。

 

“你说的事我已经做到了,今天可是最后一天了,我可等着你回答呢,别让我等太久,安迷修。”

 

放开对方,给对方整整衣服,拍拍肩,忽视对方耳尖泛红,双手插兜,慢慢向在前面等着他的团队走去。

 

就看我们的大天使,扶着额头,长叹一口气。

 

要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要在雷狮海盗团这个团体建立起来之前说起。

 

雷狮,多方学院资助主的公子之一,在学校里的活动可以说是肆意妄为来说明,学校的课基本不感兴趣根本不会去上,偏偏就这样还是在“允许”排名之内。

 

在建立起雷狮海盗团之前就和风纪委员安迷修有过不少接触摩擦,雷狮和安迷修本来可以说是水火不容的。

 

本来是这么说的,

 

但是,

 

“和我在一起吧,蠢骑士,”

 

有一天,再一次摩擦对抗结束后,雷狮突然这么说道。

 

“恶党,这种玩笑可不好笑。”

 

安迷修当然也是拒绝了,毕竟这是个玩......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是玩笑了!”

 

雷狮逼近安迷修,嘴边没有带着往常的笑容,安迷修看出来,那是认真的。

 

“别再让我说第三次,和我在一起吧,安迷修。”

 

不知道为什么,拒绝的话在嘴边却说不出口。

 

深吸一口气,同样认真的看着雷狮

 

“看你表现。”

 

在那之后,雷狮和雷狮海盗团还跟以前一样,该肆意妄为的事还是继续做着,只不过都是有着种种理由,雷狮的排名也在迅速上升中,今天为止,排名正好在安迷修的上一位。

 

安迷修收拾好上课所需东西,走在路上思考着。

 

思考着雷狮告白到今天的这段时间的事。

 

雷狮的做事跟他说的话一样,都是那么自由,那么肆意妄为,跟他比可以说是两面性。

 

曾经他问过雷狮,喜欢他什么。

 

雷狮只是看着头顶的树叶,,手指捏着一片嫩绿的树叶,坏坏的笑着说

 

“你猜啊。”

 

有时安迷修巡查的时候雷狮会跟着,有时雷狮会坐在安迷修位置上听着歌,等着安迷修回来。

 

快落山的太阳的光线在昏暗的教室里,雷狮单手撑着下巴,俊美的脸庞,嘴角带着坏笑。看到安迷修的时候,紫色的眼眸眯起,下巴微微抬起。

 

那一瞬间,安迷修认为自己看到了雷狮身后的黑色翅膀。

 

那是,

 

恶魔。

 

安迷修,停下脚步,轻抚自己跳动厉害的心脏。

 

我,我这是…….

 

“咚!”

 

雷狮手指点着桌面,时不时看着时间。

 

“大哥,有人送来这个。”卡米尔递给雷狮一样东西。

 

雷狮看着眼前的臂章,银色臂章背面的别针都被暴力扯到扭曲了。

 

“呵,调查出来了吗?”

 

“嗯,前几天一直和我们作对的团队。”

 

“看来,我们得让某些人知道,有些东西是碰不得的,叫上佩利帕洛斯,走!”

 

安迷修是在一身笑声中醒过来的。

 

自己居然被雷狮扰乱心神而放松了警惕,看来自己真的是……

 

“老大你说雷狮会来吗?”

 

“安心,根据鬼天盟的情报,雷狮现在正在追求安迷修,甚至还帮着暗地里处理掉不少想对对他下狠手的团队。”

 

原来,

 

“老大你说雷狮一个啥都不错,为啥会喜欢上一个男人,还是个跟他水火不容得人?”

 

是啊,为什么……

 

“谁知道呢,上面人的想法谁知道,也许,是这位风纪委员的某些地方比较诱人呢~”

 

“哈哈哈哈哈哈……”

 

“呵,就让本大爷告诉你们吧,我雷狮看上的人,不需要任何理由,横行霸道才是我的宗旨,理由这种东西,需要吗?”

 

关闭的大门被一脚踹开,同时伴来着就是雷狮那桀骜不驯嚣张至极的声音。

 

“雷,雷狮,呵,别以为我们还怕你,我们可是手上有着你的软肋!”

 

“哦,你们想怎么样?”雷狮抬着下巴,微歪着头,眯着眼看着他们。

 

“把排名积分给我们并且对我们下跪。”领头的人把绑住躺在地上的安迷修拽起来。

 

雷狮看着低着头安迷修,手捂着脸,浑身颤抖着。

 

“怎么,这就怕了,还不乖乖按着我说的做,我还能让他少受点痛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雷狮仰天大笑。

 

“你,你笑什么,不管他的死活了吗?!”

 

“我是笑你们太愚蠢,你以为这个学院的风纪委员的就这么不堪一击吗?”

 

回应雷狮的是,安迷修不知什么时候松开敌方给他的捆绑,右手肘击向背后拽着他的人,在对方站不稳的时候,按着对方的头部,往地上撞去。

 

“风纪委员可是武学必修而且还是要优秀,才有可能被选上。”

 

在雷狮的话音最后一个字结束,安迷修慢慢站起,地上的已经不动了。

 

把自己的衣服整理好,看着破损的衣袖,摇摇头叹了口气,盯着对方剩下的人

 

“我手下留情了,你们的首领只是昏过去了,你们现在有两个选择,一现在带着你们的首领去医务室,之后集体去风纪委员部领处罚。二是你们现在就被处理赶出学院,你们自己选择。”

 

 

 

 

 

 

“你还是没变,这么心软的吗?骑士哟~”

 

看着离开的鼠辈,雷狮把银色臂章扔给安迷修不爽的说着。

 

安迷修接过深吸一口气,对着雷狮,单膝跪下。

 

“安迷修,你这是要求婚?”

 

雷狮单挑起一边眉低头看着他。

 

握着臂章的手放着心脏处,安迷修抬头看着雷狮

 

“我准守着我的骑士道,你准守着你的自由和你的横行霸道。”

 

“所以你想说什么?”紫眸盯着对方的绿眸。

 

“我喜欢你,我对我所爱的人,至死不渝,你愿意接受吗?”

 

雷狮微微一愣,耳尖闪过一丝红,嘴角随机挂起一丝坏笑。

 

在这个昏暗的地方,安迷修仿佛又看到了那个恶魔。

 

恶魔伸手拽住了他的领带,把他拉起,亲吻了他的唇。

 

“当然了,我的蠢骑士。”

 


【杰佣】我就是想皮,肿么滴

玩游戏的脑洞,ooc有,请多指教
















奈布挑眉看着这局的监管者杰克,想着刚刚开精华开到的动作,手指点点下巴。

 

有好玩的啦~

 

这局的游戏场地是圣心医院。

 

奈布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在医院二楼,前方有个医生。

 

转身进屋找找有没有密码机。

 

正和医生破密码机,心脏开始跳动,然后听到一声钟声,奈布抬头看看,律师半管血没了。

 

“啧。”转头确定下杰克的大致位置,看着手中这台破译速度差不多了,就去找别处密码机。

 

从二楼缺口跳下去,完美落地。

 

前方有台机子,律师已经上椅子了,离他最近的园丁已经去救他了。

 

手不停地去破密码机,转头看看附近环境布局。

 

又是一声钟声,抬头一看,园丁怕不是被杰克恐惧震慑了,已经跪了,而且,就在律师不远处,还有一把椅子!

 

看着已经上椅子的园丁,奈布默默破完这台机子后,去翻墙旁边的箱子,还发现了地窖。

 

 

挑眉看了手里翻到的道具,并没有选择交换,转身去寻找其它密码机。

 

正在和医生破着密码机,迷雾开始弥漫,老远就看见杰克那高帽子。

 

“你先走,我来遛他。”挥手让医生先走。

 

毕竟接下来的,可不好让别人看到。

 

其实遛人这事说来也简单,简单一下我们之间“欢乐游戏”。

 

跑跑跑~

 

挥。

 

推墙,反向继续跑跑跑~

 

挥。

 

啦啦啦,我翻墙啦,加成了解一下~

 

再挥。

 

在推树我反向跑啦啦啦啦~

 

再挥挥。

 

我再推,跑路啦啦啦啦~

 

护腕次数也用完了,奈布感觉差不多了。

 

这次杰克挥下来的爪子没躲开,中了一爪后顺势躺下。

 

杰克还纳闷怎么回事是时候,就看到奈布侧躺在地上,手支撑着头,一条腿屈,手对他招招。

 

“来啊~”

 

杰克一愣觉得鼻子痒痒的,连忙擦擦,然后转身就走了。

 

“哼~”奈布坐起来,看着离开的背影,笑着站起来。

 

“你追我,如果你追到我,我就让你嘿嘿嘿~”小声哼着,破着密码机。

 

随着最后一台密码机的破译完成,大门的显示灯亮起。

 

奈布不着急,回到地窖旁边,捡起刚刚翻出来的道具。

 

这时医生已经开启了大门。

 

“我先走了。”

 

“快走。”

 

心脏跳动,奈布看着渐渐想自己靠近的杰克,身旁的地窖毫无动静。

 

医生在干什么?还不走?

 

“哟~小奈布,不走吗?”

 

“呵,这不等你嘛。”奈布环着手臂,抬头看着杰克。

 

“哦,等我?等我跟你嘿嘿嘿吗?毕竟,我刚刚可是追到你了啊。”

 

这家伙居然听到了。

 

“这,你猜啊…..”奈布眼角看到向他跑过来的医生。

 

我去,跑过来干嘛啊,现在杰克可是红眼啊。

 

医生以为这局杰克是个佛系,看着他半天也打佣兵,就打算跑去给奈布治疗。

 

结果…….

 

奈布看着被绑上椅子的医生,然后再默默的看着她上天。

 

地窖开了。

 

这是个独属于这个医生的悲伤的故事。

 

奈布看着面前的杰克,突然一笑,抱住他。

“刚刚你说的,嘿嘿嘿,你想试试吗?”

 

“嗯?”

 

“彭!”

 

杰克还没回答就被奈布手里的枪来一发“分手炮”。

 

回过神来的杰克,看着站在地窖旁的奈布。

 

“嘿嘿嘿。”

 

“我就是想皮,肿么滴。”

 

 

 



魔鬼恋人同人【温暖】

 进来的小宝贝记得去看前提哦






























4

 

卡尔海因兹表示现在有点明白那些喜欢装扮‘人偶’的心情了。

 

看着洗过澡,换上新的衣服,坐在梳妆镜前的千夜。

 

梳子梳着千夜黑色的长发,拿根发带,不过他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所以很顺利的失败了。

 

千夜看着身后的男人披散着长发,默默伸手把刚刚散开的掉落在地上的发带捡起来,给自己顺便绑了个低马尾,站了起来。

 

“坐下”。指了指刚刚自己坐着的椅子。

 

卡尔海因兹挑挑眉,顺从的坐下。在镜子里,他看到千夜拿起他刚刚给他梳发的梳子,一点一点给他梳起了头发。遗传于他的,千夜玫红色的眼睛,低垂着。梳顺他的头发,拿起一根红色的发带,把他的头发绑好,然后就开始日常的盯着他。

 

所以.....

 

现在是‘人偶’的......

 

是我?

 

“好看吗?”

 

千夜点点头,眼前的男人确实好看,比他在实验室里见过的任何‘生物’都好看。

 

卡尔海因兹起身,牵着的手千夜出门。

 

“我来带你去见一下你的弟弟们。”

 

“你一共有6个弟弟。修、怜司、绫人、奏人、礼人、昂。”

 

“修和怜司是同母出生,绫人,奏人和礼人他们三人是一个母亲出生,剩下的昂就是另外出生的了。”

 

“虽然你出生和修的时间相隔不远,但是你毕竟出生在前,所以你是哥哥哦,不过因为你的‘特殊性’,你继承不了逆卷家,当不了逆卷的下任家主。”

 

卡尔海因兹说到这低头看着千夜,千夜没有任何表情,抬头看着他,张嘴道:“我有很多弟弟?”

 

 

卡尔海因兹没料到他会问这个,回答道:“是的,下任家主会从他们之间选出,在经过一些‘测试’后,这个考验你无须参加,因此你不会成为家主的候选人。”

 

千夜摇摇头:“我不想当家主。”

 

卡尔海因兹挑挑眉,抬头继续往前方走去,走过一个路口后,入了千夜的眼中是一个庭院。一个小孩子的哭声传来,千夜侧过头看去。

 

一个紫色发色眼底有点淡淡的暗色抱着泰迪熊的男孩,站在那哭泣。他的身边站着两个红发碧眼的男孩,从他们的对话中,千夜知道了他们是那对三胞胎。

 

“奏人,不要哭了。”

 

“你这家伙真是动不动就哭啊,是不是,礼人。”

 

“我才没有动不动哭呢,绫人你这个笨蛋。” 

 

“哈!奏人,你这爱哭鬼居然说我.....”“绫人!”礼人打断了绫人的话,看向千夜这边。

 

“怎么了?”绫人顺着礼人的目光看过来,看到卡尔海因兹的时候,很明显的愣住了。

 

“很久不见了呢,我的儿子们。”卡尔海因兹带着千夜走过来。

 

“怎么,这么久没见,把你们的父亲给忘了吗?”

 

“爸爸。”

“父亲。”

“爸爸。”

 

卡尔海因兹满意的点点头。

 

“家主大人。”

就在这个时候大夫人贝阿朵莉丝带着她的两个儿子走了过来。

 

“好久不见,阿朵莉丝。”“能再次见到您是我的荣幸。”阿朵莉丝行礼。

 

“父亲。”

“父亲。”

 

在阿朵莉丝身边的两个男孩走出来,对卡尔海因兹行礼。

 

“修,怜司,成长不少,不错。”卡尔海因兹满意的点点头。

 

 

 

“不辱家主大人之名。”阿朵莉丝回答道。

 

“卡尔~你终于回来了~。”

 


【杰园】我就是想皮一下嘛~

作为一个小白园丁来说,拆椅子可以说是本能了。

 

但是!

 

本园丁表示想学前辈们遛一遛监管者!

 

没错,自从有一次她投怀送抱【并不是】给红蝶小姐姐,并没有被攻击到,还顺利开了大门之后。

 

就开始忍不住自己那蠢蠢欲动想皮的心了。

 

游戏开始!

 

日常的环顾一周,这次的场地在红教堂。

 

园丁嘴角抽了抽,她现在正在大门门口,这个场景她太熟悉了。

 

每次入场后站在大门口基本是她第一个被发现,加上红教堂的场地跟她八字不和现在再加上犯冲。

 

狠狠的抹了把脸,把路边的椅子给拆了。

 

索性是第一把椅子,拆的也快。

 

但是,不出所料,心跳开始跳动,转动视角,一个“绿油油”的杰克正在靠近。

 

“噗。”忍不住笑出声。

 

园丁虽然略有耳闻听说杰克有两套名叫绿纹大触和浅叶爵的绿色服装,但是也没想到会这么绿。

 

笑的同时不忘找掩体蹲着,就这么慢慢心脏跳动平息后,跑出去找密码机和椅子。

 

杰克今天穿着新获得的绿纹大触的衣服,走在红教堂的场地上,随着雾的释放,身影开始渐渐消失。

 

顺利的让皮皮善和律师上椅子钻地、上天后,去寻找剩下的残血医生和园丁。

 

跟随着密码机的声音,杰克看到开始逃走的医生和园丁。这时医生已经自愈完毕,在木板子旁等着。

 

可是,杰克会这么容易就让他砸到吗?

 

看着已经眩晕在地上的医生,答案,是不可能的。

 

把身旁的椅子修好,把地上的医生捞起捆在椅子上。

 

杰克装作没看到正在暗搓搓的打算救人的园丁,默默走到一旁,在雾中隐去身影。

 

然后,

 

在园丁给医生松绑的时候,给她一爪子!

 

身为“上等人”的医生,很快就转着圈上了天。

 

杰克蹲下身,看着正在自愈的园丁,园丁也抬头看他,知道这盘是输了。

 

“我今天还没遛人呢。”园丁鼓着脸不甘的想着。

 

“想什么呢?”杰克看着园丁,小心翼翼的戳了戳鼓起的脸。

 

手感挺好。

 

感觉到杰克没有立马送她上天的意思,也就自暴自弃的把游戏开始的想法说了出来。

 

“这样啊。”杰克看着已经站起身的园丁。

 

“去摸箱子。”杰克轻靠着围墙看着园丁说道。

 

“啊?”园丁不解的看着杰克。

 

“看看能不能摸到针管。”杰克慢慢走向园丁,勾起她下巴。

 

“我来教你怎么遛人。”

 

 

 

 

“不对,不能老是用窗口遛人,万一对方带着封窗,很容易就被抓住破绽。”

 

“不对,掀板子要看准时机和对方的走位,小心对方隔板砍人。”

 

“不要慌,你怎么把板子掀到这边来了,别还没跑就被恐惧震慑了。”

 

“不对……”

 

“不对……”

 

“重来……”

 

“就这样吧,下次想遛人注意就行了。”杰克把园丁带到地窖旁。

 

园丁瞅了一眼旁边的板子,抬头对杰克说道:“杰克,过来下。”

 

“嗯?怎么,唔!”

 

杰克扶着被板子砸中而头晕的头,然后就感觉脖子被一双手臂圈住,面具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谢谢你,杰克。”

 

杰克一愣,看着站在地窖旁园丁。

 

园丁笑着拍着手,

 

“我就是想皮一下嘛~”

 

 

 

 

 


魔鬼恋人同人【温暖】

进来的小可爱记得看前提哦













 

  3

 

 

醒来的时候,是在一间从来没见过豪华房间里。

 

“醒来了吗?我的儿子。”

 

看向不知什么时候坐着身边,这个自称是他父亲的“恶魔”。

 

“时间刚刚好,虽然你刚刚醒来,可能还要你再沉睡一会,我要让完全你觉醒。”

 

‘恶魔’说着俯下身,埋在他的脖颈处......

 

咬了下去。

 

身体好热,但是很舒服,就像本该如此。

 

伸手抱住身前的‘恶魔’,‘恶魔’的身体微微一颤,抬头看着身下的人。

 

“好舒服,谢谢你,恶魔。”看着嘴角还流着自己的血的恶魔,笑了笑,渐渐睡去。

 

“呵,不用多谢,我的儿子。”摸了摸自家儿子的头发,喂他喝下自己血液,然后抱着他,享受这难得的‘时间’。

 

‘恶魔’醒来的时候,看着自家儿子乖巧的躺在自己怀里......

 

盯着他。

 

“醒了啊,我的儿子。”

 

盯。

 

“感觉怎么样?觉醒的感觉。”

 

盯。

 

“有什么问题吗?”

 

盯。

 

就算是他,被自家儿子这样盯着,也觉得心里发毛,这种自己的内心深处和灵魂都要被扫描一遍的感觉。

终于,在‘恶魔’的注视下,他的儿子伸出了手,然后他的脸上,

 

捏了捏。

 

“因为,你是这么漂亮的恶魔,所以才能蛊惑人心的吗?”

 

‘恶魔’挑挑眉,他居然忘记给他解释他到底是什么,不过,儿子的赞美就收下了。

 

“我还没有给你好好说明一下呢,我可不是什么恶魔,我的名字是卡尔海因兹。这里是逆卷家的宅子,我在这里的名字是逆卷透吾,是你的父亲哦。说起来,你的名字呢?”

 

名字?

 

说起来,是有来着,太久没听到了,都快忘了,不过.....

 

“千夜,逆卷千夜。”

 

卡尔海因兹被千夜自己戴上逆卷之名感到意外,看来他已经打算好了。就算背负‘恶魔’之姓,也不后悔。

 

“大致的解释也差不多了,千夜,你差不多也开始感到饥渴了吧。”

 

“人肉我不吃。”

 

“哈哈。”被千夜逗笑的卡尔海因兹,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

 

“我们可不是像那些低等魔物一样去吞食人类的肉,我们可以食用人类的食物,但是我们最喜欢的只有一样,那就是血液,人类的血液,因为我们是,吸血鬼。”

 

卡尔海因兹伸手解开衬衫顶端的扣子“你才刚刚觉醒,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最能解决你饥渴的,就是我的血液。所以,来吧,来试试你的新生第一次体验吧。”

 

“怎么做?”

 

千夜起身,坐在卡尔海因兹的腿上,看着他。

“很简单。”

 

卡尔海因兹在千夜的耳旁说道

“一切交给本能就好。”

 

 



【杰园】我真的不是故意皮的

咳咳,这里是刚刚玩第五人格没几天的新人,内容如果有ooc还请多多包涵和提意见,这里写的文基本都本汪玩游戏的大概过程加上脑洞,有些更改还请多多包涵,如果能接受的话还请继续看下去吧。











作为一名新手园丁,本能看着椅子就想拆。

 

游戏开始,日常环顾身边一周。这次的场所是军工厂,身侧就是一把椅子,身为园丁的自己毫不犹豫选择了开始拆椅子。

 

就在椅子快毁掉的时候,熟悉的心脏律动,开始慢慢地跳动。

 

“咚、咚、咚……”越来越快的跳动,都在提醒着这场的监管者正在靠近。

 

手边的椅子正好也拆掉了,园丁赶紧起身朝着一个方向跑过去,直到心脏律动不再提醒才慢慢停下来。

 

这时园丁露出了满意表情,因为就在她的不远处分布着3把椅子。

 

“这次运气不错~”园丁说完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四顾查看。发现没有异样赶紧上前去拆椅子。

 

满足的拆掉这3把椅子,这时队友们发来消息。

 

“我需要帮助!”

 

“专心破译!”

 

“监管者在我附件!”

 

园丁看了看队友发来的大概位置,手里不停的破译着密码机。密码机总是分布在椅子附近,一分神差点被校准电到。

 

鼓着脸把手里的密码机给解决,正好重逢到自己医生队友,然而园丁却希望,不要重逢到!

 

因为这个队友把监管者也带来了!

 

快跑!

快跑!!

快跑!!!

 

园丁心理也只剩下这两个字,拼命逃跑着。

 

啊啊啊啊啊,这次的监管者是杰克啊啊啊啊啊!

 

园丁表示自己不能理解那群小姐姐们天天在求杰克公主抱,自己又没有被抱过,每次遇到的杰克都强到自己想哭。

 

以前总是第一个被抓住的园丁表示不满,总有一天要把杰克他的爪子给拆了!

 

“呼~,总算是暂时安全了。”园丁看着附近的环境,遇到椅子就拆,遇到密码机就破解。

 

可是这次杰克就像缠上了她一样,在她破解密码机和拆椅子的中途就会冒出来。

 

随着一声声惨叫,3名队友被相继送上了天,她也把最后的密码箱和椅子给拆了。

 

连忙赶往大门。

 

“快点、快点、快点。”心脏又开始跳动起来,就在门就要开启的时候,园丁突然被一爪子拍到,还没跑出去几步就直接被拍到晕眩状态。

 

“皮,你再皮啊,我就没见过你这么皮的园丁。”杰克低沉的声音带着点笑和无奈,因为这个园丁,自己每次抓到人都要走好久,好几次都差点或者放走人。

 

杰克附身抱起园丁,地面上的椅子已经被怀里的小家伙拆完了,也只能去地下室了啊。

 

“放开我!”园丁不断地挣扎着,试图从杰克的怀里逃脱。

 

“怎么?被我抱着不开心?”杰克天天被求着给园丁、医生这些女士们公主抱,还是第一次被园丁拒绝。

 

“谁想被你抱啊,快放下我啊!”园丁不断挣扎,突然感觉自己被放下来了。

 

时间到了。

 

赶紧逃!

 

就在杰克还在愣神的时候赶紧跑回大门,把剩下的密码输入进去。

 

门开了,杰克也随之到了,就在爪子挥下来的一瞬间,旁边一躲,然后加紧脚步进入大门。

 

杰克看着已经进去的园丁,无奈的叹气,其实他已经赢了,没有必要的去追这园丁。

 

但他就是想看看这个园丁。





后续

 

园丁被问到杰克公主抱的感觉。

 

“很,很普通。”说完就蹲下身收拾自己的工具箱。

 

如果忽视正在红通通的耳朵,更有说服力了。

 


魔鬼恋人同人【温暖】

进来的小可爱记得看第一页哦













2

 

 

“实验品的状况如何?”

 

“数值正常。”

 

“实验开始。”

 

皮肤被手术刀切开,血液流出。

 

“实验题,药液一。”

 

被医用器械撑开的伤口,试瓶中的药液接触的瞬间,泛起了血沫。但也只是一瞬间,伤口以肉眼能观察的速度开始愈合。

 

“药液一失败,继续下一项实验题。”

 

在身体的另一处切开伤口,在愈合之前拿医用器械撑开,倒入另一瓶药液。

 

这一次伤口泛起了血沫的同时,冒起了白烟,但是伤口还是愈合了。

 

“实验失败,进行下一项实验题。”

 

“主任,下一项实验不是还在讨论中,万一‘实验体’有什么损坏的话,啊!”

 

护士被这个主任一巴掌扇到地上,捂着脸,抬头看着主任。

 

主任把手套摘下扔到处理桶,戴上新的手术手套。

 

“谁允许你打扰实验过程,这是个神圣的实验。实验的成功会让这个世界上的‘恶魔’彻底消失。”

 

“这是‘净化’,是正义的行为,而且......”

 

主任看向实验台上的‘实验体’。

 

“这个‘恶魔’可不是那么容易就‘玩坏’的。”

 

 

 

看着上方实验室内的照射灯,身体上的痛觉渐渐也感觉不到了。

 

我,是活着的吗?

 

我还算是,活着的吗?

 

我为什么,还活着的呢?

 

我为什么,不能消失呢?

 

试剂随着刺入身体的针头,进入身体。

 

我,想消失。

 

“实验体异常,进行紧急处理!”

 

“主任,快离开,恶魔闯进来了!”

 

“什么!”

 

“说我是恶魔真是失礼啊。”

 

看向这个走进实验室的‘恶魔’。

 

“我来接你了,我的儿子。”

 

我的‘结果’。

 

 

 

 

 


魔鬼恋人同人【温暖】

欢迎看进来的小可爱们,请看第一页的提醒哦







1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修女跪在一个男孩面前。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出生啊!”

 

“神啊,请原谅我。我被恶魔迷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我生下的这个孩子......”

 

“是恶魔啊!”

 

男孩被他的母亲交给教廷的神父们。

 

他看着这个以前一直温柔对他的母亲。他曾经认为,自己就算没有爸爸,也无所谓,因为有着爱着自己的妈妈。但是现在这个温柔的母亲,跪在神像的面前,大哭的诉说着自己“罪”。

 

妈妈哭了。

 

因为我吗?

 

因为,我是恶魔?

 

为什么,我会是恶魔?

 

我,很奇怪吗?

 

既然知道我是恶魔,那为什么以前还这么温柔的对待我?

 

既然知道我是恶魔,那为什么现在才把我交给这些人?

 

既然知道我是恶魔,那为什么还要......

 

生下我。




文章开始的提醒

看了魔恋的动漫和一些游戏流程,超级心疼男主们。

所以本咸汪决定,创造一个人物来疼爱他们。

本汪是动漫党,在某站看过一些游戏流程,幼稚园文笔,文章和人物会有occ,请多担待。

还有本咸汪挺佛系的,会努力更新的。

cp还没定,本来也只是想写疼爱男主的文的,cp会看剧情走向,也许也只是亲情向(我自己都不信)接受不了可以退出哦